高三老师:你是机关枪手,还是狙击手?

高三老师:你是机关枪手,还是狙击手?


邹天顺


前不久,与某校长交谈,他坦然道:“目前,我们的高三教师几乎个个都是机关枪手,很少有狙击手的。所以复习效率不高。”


校长的意思很明白:面对大量的高考备考内容,很多高三教师就像机关枪手一样,地毯式的一路扫射,而缺乏像狙击手那样的侦察技能和有针对性的精确射击的能力。


这位校长用了一个十分形象的比喻道出了该校在高考备考过程中因缺乏针对性,导致备考效率不高的事实,并也提出了要想方设法改变这种“慢、少、差”备考局面的决心。


其实,这种“眉毛胡子一把抓”的备考方式极为普遍,尤其是在第一轮复习时,复习的知识面铺得很宽,老师们往往是每一个知识点不分轻重详略的“一字不漏”式指导学生复习,生怕遗漏了哪一个知识点就失去了高考的竞争力。


这种备考措施,不仅仅增加了师生的备考量,劳民伤财,浪费了子弹,而且还会因为没有针对性、目标不明确而备考效率低下。


在多年的高考备考实践中,每一所学校为提高复习效率都使尽了法子,而有的学校的高考备考依然不理想,问题处在哪里?我看,这位校长所言的就是其中一个关键问题。


为此,希望我们的高三老师不再是机关枪手,而个个都是狙击手。


2013915日星期日

是谁让学生离不开老师了

 


是谁让学生离不开老师了


邹天顺


81日开始,高三师生提前开学上课了。


尽管有人质疑这是变相补课,即使没有收缴学生一分钱的补课费,也不管学生和老师一百个的不情愿。


因为接受新的高三学生,我对学生自然了解得极少,尤其是学生们对语文知识的掌握程度到底如何,就成了我要关注的首要问题。


几节课下来,我惊奇地发现,学生的语文基础差得很离谱。


“主谓短语中是可以没有宾语的。”上课时,我的话音刚落,一个学生提问:“老师,什么是主谓短语啊?”


“在鲁迅先生眼中,藤野先生是一位没有民族偏见的外国人。”当我讲到这个话题时,学生问“藤野先生是谁啊?我怎么不知道呢?”


唉,诸如此类低幼化的问题竟然在高三学生中频频出现,我很迷惘。


然而,学生的确不知道啊。有的说是教材没有选这篇课文啊。有的说,老师,你讲的内容超纲了,怎么没有按照课本上的讲呢?这些内容高考不会考吧。


于是,我只好心平气和地为学生们授业解惑,补习课本上学过的旧知识,课本上没用的,讲了也是费力不讨好。


复习语音和成语时,我要求学生自己勤查字典词典,不告诉他们,亲手查阅所获的知识远比问老师同学所获的知识要体会深,记得牢。可是,我在检查学生作业或提问时,却很令我失望。很多同学根本没有亲自去查。究其原因,一是有的同学没有这类工具书,二是有的同学在等待老师讲评时抄写老师给出参考答案,自己懒得去查了。


总之,在课室里,总有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光围着老师们转,很多知识都在等待着老师们来给自己排忧解难。这就是当今所谓的好学生。当然,最可怕的是,有的学生已经丧失了乞求知识的眼光。


然而,一个学生缺少自学能力,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还谈什么创新能力?我们培养不出在科学方面有突出贡献的科技人才,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谁的过错?学生?老师?教育体制?


其实,大家并非不知道,人们早已心知肚明。


至于,为什么我们明知不对而又不去改变这个现状?一个理想的回答是:因为当今的中国人都很现实,明哲保身,跟随大流!


当然,也有人感叹:你想管,又管得着吗?我们的教育改革改来改去,结果怎么了?


2012820

老师,久仰您大名

 


老师,久仰您大名


邹天顺


我经常给其他班代课,是因为我只上了一个班的语文课,只要有语文老师因事请了假,我往往就被安排干这差事的。


前几天,我去给一个体育班代课,的确很有意思。其实,对体育班学生的情况,我当然了解:这般学生都不喜欢读书,学习成绩最差,有的是被老师们视为“双差生”的,学校把他们集中在一起的目的是要“变废为宝”,发挥他们的特长,为学校提高升学率做贡献。


在办公室里,教体育班的老师们一谈到这般学生,都是无不摇头的,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那班人简直就是一群野牛,太不好管了。是啊,在体育班的课堂上经常是乱象迭出,有无精打采昏昏欲睡的,有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有的望着天花板默默发呆的。然而,少数几个听课的学生却是格外活跃得令老师们也心态各异:有的老师宰相肚里能撑船,心胸宽容得能够与学生们一起海阔天空,喜怒哀乐;有的老师则不温不火,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他拿刀,我只能拿枪啊”,对这般学生的行径自然很有一套,双方交手,往往打个平局;当然也个别老师则容忍不了学生们在课堂上如此放肆而与学生们或者明争暗斗打冷战,或者争得面红耳赤势不两立,其结局是:老师往往被气得终日没有好心情,而学生们依然嘻嘻哈哈我行我素。


说实话,像我这样性格的老师,能否适应上体育班的课,我心里是在没底。所以,第一次被安排去体育班上课时,怎么走进教室的我都紧张得没有了印象。幸好,我是首战告捷,没有遭遇难堪。现在好了,这几年我都有去体育班锻炼的机会,也就慢慢适应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我跟这般“野牛”还混得很融洽。课堂上,大伙儿一见是我进来,注意力就集中到了我身上。记得又一次,我一跨进教室,一阵阵掌声响起来,我有如大明星闪亮登场一样,受到了粉丝们的热烈欢迎。


“老师好!老师好!”有时在校园里听到这般亲昵的招呼声,我回头一看,一个一个面孔似曾相识。“我们是体育班的,老师您去我们班代过几节课哩。”不等我细问,他们就会主动地自报家门。唉,我终于明白了“一好遮百丑”的真正内涵。我一句“体育班的学生们很有生气,他们讲义气,有礼貌”的赞语就遮挡住了同事们对这群野牛所有不屑的评价。


因此,像往常一样,这次在体育班上的这一节课很是开心。


由于期末考试即将来临,前段时间备课组给全年级四十个班的学生们发放了几份复习题,要求他们利用晚上或者其它课余时间巩固练习,所以这节课我的任务就是给学生们解答练习题。


令我意外的是,学生们很配合,复习课上得很顺利。坐在后面的几个男生总是面带微笑地望着我,争先恐后地回答我提出的问题,虽然其答案不是答非所问就是离题万里。而班上唯有的几个女生则专心致志得更是可爱得很,回答问题的正确率也要高出男生的几倍。


练习题讲完了,间还有几分钟,学生们就要求我给他们讲些故事。我知道,每届体育班的学生几乎都有这个爱好,对此,我胸有成竹,自然令他们听得兴致勃勃,还留下一点“下回分解”。


“老师,怎么称呼您啊?”一阵掌声之后,一个男生大声问道。 


“是啊,一节课上完了,还不知道您尊姓大名呢?”


“这就是我的姓名。”我把我的姓名三个字工工整整地写在黑板上,指着给学生们看。


“哦,您就是……久仰您大名了。”


“我还在读初中时,就听说过老师您的名字啦。”


“是啊,老师大名鼎鼎啦,写了很多文章,还出过几本书。”


“久闻其名,不见其人,今天这算是有幸相识了,……”


“好啦好啦,谢谢同学们抬举了。今天非常感谢大家的配合,你们是好样的。体育班的同学们是好样的!”我打断了同学们喋喋不休的溢美之词,趁机也鼓励了他们几句。


“老师好,老师再见!”下课铃响了,同学们齐刷刷地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地向我作下课告别礼。我微笑着漫漫地离开了讲台。


令我惊奇的是,当我走出了教室,回头一望时,发现学生们还站在原地向我挥着手喊“再见,再见!”


201276日星期五

假如老师们都有这种育人意识

●听课感言:


假如老师们都有这种育人意识


邹天顺


近日,听一位年轻语老师上老舍的《我的母亲》时,有一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节课快要接近尾声时,老师安排了一个随堂写作的环节,要求学生写一段最想跟自己母亲说的一段话。写完后,老师要学生朗读自己的文段。


一个男生很主动地站起来,朗读道:“当我摔跤时,是母亲把握扶了起来。……”老师当场表扬了这个男生。的确这个男生的文段写得很有情感,字里行间深深地表达自己对母亲的尊敬与厚爱。


可遗憾的是,老师没有对“当我摔跤时,是母亲把握扶了起来”这句话加以纠正。笔者认为,在此,老师应该花几秒钟时间告诉学生这样表述:“当我摔跤时,是母亲让我学会了从地上爬起来。”


要知道,这种表述与学生的表述是有天壤之别的。它反映了两种极不一样的教育观念。前者是中国传统的帮扶式的教育,而后一种则是西方放手式的教育。两种教育观念培养出来的孩子是完全不一样的。中国的孩子惯于依赖,缺乏独立性和坚强的意志,这都是父母惯出来的,是我们家庭教育的失误。在人才培养方面,这已经给了我们非常深刻的教训了。


作为教师,我们应该懂得这两种教育方式所产的严重结果。


作为教师,我们在教书的时候别忘记了育人。教书育人,要求我们不仅要给学生传授知识,更要给学生传授做人的道理,要教育学生具有坚忍不拔,奋发向上的意志力。各类国际性的奥林匹克知识竞赛告诉我们,中国学生不缺知识,而缺的恰恰是独立自主的能力。


当然,作为一名刚刚出道的语老师,她自然存在着经验不足,意识不到位之处,我们是完全可以谅解的。


我在这里要说明的是,我们教师,尤其是语文教师在知识传授中渗透一些育人道理,让学生具备一种奋发向上、独立自主的意志力。这是对学生终身负责。可能有家庭教育中忽视了这一点,我们老师应该责无旁贷地担当起这个责任,那怕是在课堂上挤出一分钟时间来“借题发挥”。


                       2011年12月7星期三